日本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3日在内阁和自民党高层改组后的首场记者会上说要把发展经济放在最优先位置,就修宪则表示并未预设时间表,暗示先放一放。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7月27日呼吁国会在9月29日之前上调联邦债务上限,并表示在此之前将继续暂停新的国债发行活动。此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也对不断增长的国债表达了担忧。她表示,联邦债务的增长趋势是不可持续的,这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劳动生产效率和民众的生活水平。美国债务爆表已不是第一次,如果债务上限问题不能顺利解决,可能导致政府停摆以及市场波动。

今年以来,安倍内阁深陷一系列丑闻,民意支持率大幅跳水;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惨败,党内震动,安倍以修宪为纲的施政路线广受诟病。然而,安倍是否真心想把工作重心放到经济上,外界依然存疑。

负担沉重,债务总额约为GDP的104%

《每日新闻》报道,自民党副党首高村正彦3日在党的高层会议上说:宪法议题就交给党来处理,内阁的第一要务还是经济。安倍对此表示首肯。

截至2017年7月3日,美国政府债务总额为19.8万亿美元,约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4%,相当于平均每个美国公民负债约6万美元。不仅债台高筑,国会预算局的报告指出,特朗普政府2018财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的财政预算不足以支持实现预算平衡。报告认为,到2027年,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将达7200亿美元。国会预算局还预计,公共债务占GDP比重将从2017年的76.7%升至2027年的79.8%。

安倍的亲信、自民党干事长代理萩生田光一承认,这是一次轨道修正。

美国债务规模几乎翻了一倍,安倍的亲信、自民党干事长代理萩生田光一承认。美国债务滚雪球式增长,其中有联邦预算赤字历史积累的因素。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耗资巨大,8年间积累国债近5万亿美元,国债总体规模超过10万亿美元。奥巴马的任期内,美国债务规模几乎翻了一倍。面临巨大的财政窟窿,时任政府便大量发行国债来筹集资金,国债规模接近20万亿美元,债务与GDP之比达到106%,远超过60%的国际警戒线。

高村这番表态体现了自民党内的不安情绪。修宪议题在自民党内存有争议。高村当天向媒体记者暗示,并不急于在秋季临时国会上提出修宪方案。干事长二阶俊博、一直不支持修宪的新任政策调查会会长岸田文雄同样表示,要慎重再慎重。

美国国会预算局日前发布报告称,如果目前的模式持续下去,美国政府债务和预算赤字将在未来30年爆发,并警告联邦债务大幅增长将对经济造成伤害,制约未来的预算政策。

安倍先前期待的修宪时间表是以自民党的修宪方案为蓝本,在秋季临时国会期间启动朝野政党讨论,然后在明年例行国会上提案修宪。本届众议院议员任期到明年12月为止,安倍甚至不曾否认同时举行众议院选举和修宪公投的可能性。

无疑,债务问题是特朗普政府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核心为减税+基建+加息,但国会预算局认为,这将导致美国的财政赤字在未来几年内更高,加剧全球经常账户失衡。并预计由于医疗保险、社会保障费用以及社会治安投入的增加,联邦债务在2047年将达到GDP的150%。此外,美联储加息也将使债务问题雪上加霜。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一直保持低利率,但未来几年内,利率将逐渐走高,政府将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借款。财政扩张与货币收紧的政策组合存在严重矛盾,债务负担必然加重。

一些媒体分析,这次内阁和自民党领导层改组后,安倍的修宪议程必然受影响,会延期,安倍在修宪议题上的主动权也变小了。

债务上限,提高或不提高都是难题

不过,按照《每日新闻》的说法,安倍在政治议程上受阻后,抛出以经济发展为优先的论调,已是其第二次上台后的常用套路。

姆努钦呼吁国会在9月29日前提高美国债务上限,以确保政府履行其支出义务,并表示希望通过纯粹上调债务上限议案,不附加任何党派条款,而在此之前将继续暂停新的国债发行活动。美国国会从7月29日开始为期5周的夏季休会直到9月5日,这意味着9月留给国会的讨论时间非常有限。美国众议院预算委员会议员约翰亚姆斯向媒体透露,国会内部正在着手两党协议,希望尽快调高债务上限,以防止9月讨论预算时陷入僵局。

共同社报道,安倍仍将修宪作为内阁的重要议程,打算继续推进修宪讨论。一名自民党干部说:首相在修宪议题上不会收手。

美国债务爆表已不是第一次。美国设定国债上限的做法始于1917年,至今已100多次提高债务上限。2015年,为了暂时解除政府的违约风险,国会通过了债务上限及预算法案,授权财政部在当时约18万亿美元债务规模的基础上继续发债,该法案至今年3月15日到期。根据相关法律,在此期间,财政部可以宣布债务发行暂停,并采取特别措施在不违反债务上限的情况下借入额外资金。

在记者会上,安倍表示要把经济作为内阁最重要的课题。此次改组中,除了留任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安倍还让自民党前政调会长茂木敏充出任经济再生大臣,在经济方面可谓调集精兵强将。但《每日新闻》一篇评论指出,安倍第二次上台以来鼓吹的安倍经济学已遭遇天花板。

国会预算局预计,如果债务上限保持不变,财政部很可能会在10月中旬之前耗尽现金,届时政府将无法运作,同时也会使得市场出现巨大波动。因此,特朗普政府将不得不说服国会继续提高债务上限。但面对愈演愈烈的两党政治争斗,债务上限问题已演变成政治问题,这也充分暴露了美国政党制度在经济治理方面的缺陷。

自2012年以来,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和失业率都出现一定程度的改观,但由于工资增长停滞、对社会保障信心不足等因素,消费需求依然低迷。麻生承认:为创造有效需求,免不了加大财政支出。《每日新闻》认为,这必然给捉襟见肘的日本财政雪上加霜。

如果债务上限不提高,特朗普提出的基建、税改等措施都无钱推进,美国媒体认为,这将导致重大的政治危机和经济严重下滑。而如果再次提高债务上限或者延迟债务上限的期限,又将使美国陷入为解决债务问题而引发更多债务问题的连环困境。当然,若不解决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的问题,美国债务违约风险还会周而复始地出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