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日本企业界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关注的升温,每个月都有湾区商业对接会、推介会在日本举行。作为中国一家医疗投资公司的驻日负责人,许太平今年以来特别忙。“特别是以养老产业为代表的大健康行业都在积极寻找亚洲两大湾区之间的合作机会。”许太平笃定地认为,养老产业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新风口。

近一段时间,美国《纽约时报》、英国《经济学家》杂志、《金融时报》、《卫报》等西方主流媒体纷纷刊文,批评美国政府滥用关税“大棒”,升级贸易摩擦。美国政府的行为不仅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更削弱了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秩序。

同样看到机会的还有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新华集团主席蔡冠深,过去数月他一直奔走于粤港澳和东京两大湾区之间,推动日本大健康养老技术对接粤港澳的庞大市场。

《纽约时报》日前刊登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的署名文章。陆克文表示,美国希望通过施压促使中国妥协,但据他观察,这一情况并未出现。中国的立场一直是愿意继续谈判并达成协议,如果美国政府也确实想通过协商合理减少贸易赤字,就应调整现在的谈判策略。

广东省新近发布的《关于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提出,深化养老服务合作,支持港澳投资者在珠三角九市按规定以独资、合资或合作等方式兴办养老等社会服务机构。《实施意见》还提出,要推进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对美国政府利用关税向中国施压表示担忧。弗里德曼认为,贸易上的针锋相对,有可能“动摇全球化的基础”,而“全球化自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对全球繁荣和相对和平作出了巨大贡献”。文章说,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两国的经济深度交织在一起。如果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建立起的电信连接、制造业供应链、教育交流以及金融投资被阻断,我们将会生活在一个不那么安全、不那么繁荣、不那么稳定的世界里。

作为全球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日本在顺应老龄化趋势进程中,面临哪些社会问题?日本如何应对老龄化带来的挑战,并发展出规模庞大的“银发产业”?我们可以从中吸取哪些经验教训?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于6月初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世界现在可以看到一个超级大国在不受规则或盟友约束:威胁对墨西哥征收惩罚性关税;印度的优惠贸易规则被取消;中国很快将面临关税上调,科技巨头华为被切断与美国供应商的联系;不顾欧洲反对,对伊朗实施了更严格的禁运。美国政府重新定义了经济民族主义的运作方式,利用其作为全球经济神经中枢的角色阻止商品、数据、思想和资金跨境自由流动,这可能会引发一场危机。该杂志在另一篇报道中也指出,“美国政府出人意料的煽动性外交政策与信息自由的原则格格不入,强征关税削弱了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秩序”。

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撰文指出,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美国对双边贸易失衡的关注是无知的。在美国政府采取的几乎所有贸易政策行动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的情况下,指责中国的做法是虚伪的。美国对中国的谈判立场是“强权即公理”,尤其体现在美国想在谈判时包揽法官、陪审团和执行人的角色,并要求中国接受。美国试图阻止中国经济和技术崛起注定会失败。

对于在日本一家大型商社已经工作7年的湖南人王慧来说,刚到日本时,她最无法适应的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们为自己提供服务,“总会想到了老家已经颐养天年的爷爷奶奶”。那时,王慧总会忍不住想要去帮一把,但总被要强的老人们拒绝。不过很快,王慧便习惯了这样的服务。因为在日本,老年人工作实在太普遍了。

人民日报华盛顿6月19日电

在大阪关西国际机场前往酒店的路上,看起来年逾70的惠子老太太是记者遇到的司机。尽管后背已稍微有点伛偻,但她仍利索地将行李箱一口气扔上汽车后备箱:“这是我应该做的。”惠子鞠了个躬客气地拒绝了记者的援手,黑色职业套装加上精心化过的妆容让惠子显得十分专业,但皱纹和身材仍掩盖不住年龄的秘密。

编辑: 杨雪

在日本,像惠子这样的银发工作者,分布在这个国家不同的岗位上。根据日本总务省发布的数据,2017年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就业人数增加5%,达到807万,占整体就业人数的12.4%,已经连续增长14年,创历史新高。

为此,日本还诞生了一个专门的服务机构——银发人才服务中心。位于大阪城东区的大阪银发人才服务中心总部,设在老年人密集居住的社区中,这里不仅为老年人提供各种工作岗位,还有各种讲座和培训班帮助老年人提升职业能力。

小仓雄三多年前从公务员岗位退休后,成为大阪市银发人才服务中心常务理事兼事务局长。他告诉记者,大阪市总部共下设4家银发人才服务中心,服务涵盖1万名老年人。这些服务中心每个月会定期举办两场说明会,吸收新会员。身体健康的60岁以上老人每年只要缴纳100日元会费就能成为该中心会员,可享受介绍就业岗位及职业培训等各种服务。

在小仓雄三看来,给老人找工作是一举多得的事情。“日本企业普遍喜欢银发工作者,因为相较于年轻人,他们不仅有经验,且更加敬业、有责任心。”小仓雄三说,对于老人来说,不仅可以赚外快补贴家用,还能继续为社会贡献余热。

庞大的银发人才市场催生着日本的银发中介服务需求。记者了解到,在日本,类似的人才服务中心共有1325家,涉及会员数70.4万人,年撮合完成工作岗位价值相当于一家全日本排名300位的企业提供的就业量。对此,小仓雄三笑谈:“庞大的银发就业人群说明日本人从内心深处觉得工作是一种美德。”

事实上,银发一族“退而不休”背后,与日本社会的超老龄化分不开。小仓雄三说,日本的第一家银发人才中心自发成立于1975年,恰是日本进入老龄化的时间节点。

根据日本总务省数据,1971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达到7%,正式迈入老龄化社会。1972年日本女作家吉佐和子的长篇小说《恍惚的人》中一位患阿尔茨海默症的老年人,敲醒了日本社会对于老龄化的危机感。1970年初,日本政府开始制定针对老年人的政策,并采取多项措施应对老龄化现象,但依然扭转不了快速增长的老龄化趋势。如今,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占日本总人口27.7%,进入“超老龄”社会。近年来,为了鼓励企业继续雇用65岁以上的员工,日本政府接连出台多项政策,安倍政府甚至提出打造一个“终身不退休”的社会。“因为更大的老龄化危机正在袭来。”小仓雄三说。

“银发产业”日益扩大

对于97岁的美伢子来说,一辈子未婚的她自从3年前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后,便将位于大阪府滋贺县彦根市的近江故乡园特别养护老人院当做自己最后的归宿地。在这里,她不仅三餐无忧、生病有人照料,还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插花活动或者绘画课,而且不时有各种志愿者到养老院陪老人们唱歌或者做手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