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前总统曼德拉12月5日逝世后,南非为其举办了盛大的国葬仪式,全国民众与各国领导人一起送别这位新南非的“国父”。不过,曼德拉葬礼刚刚结束,其家族内部就传出不和谐音符,他的长女与长孙因为葬礼安排、财产分配和家族地位等已然决裂。

一个国际团队对约40万年前的欧洲古人类遗骨进行了基因测序,这是迄今所获最早的古人类基因测序结果,可能会改变科学界之前对欧洲人祖先“家谱”的一些看法。

近年来,曼德拉家族内部一直暗流涌动。自从曼德拉6月8日因病被紧急送医后,已经失去说话能力的他对家族事务失去控制,隐伏的家族内部的矛盾终于逐渐升级,最终演化为葬礼前后的“开战”。

这项研究4日发表在英国《自然》杂志网站上,由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西班牙马德里孔普卢栋大学等机构研究人员共同完成。进行测序的样本采自约40万年前古人类大腿骨化石,化石出土于西班牙胡瑟裂谷的一个洞穴中,那里共发掘出28具古人类遗骨化石。

曼德拉共有2子4女,其中两个儿子和一个襁褓中的女儿已经先他辞世。目前,作为其长孙的门德拉,是家族中最年长的男性,也被选为曼德拉的主要接班人。他继任了曼德拉的父亲曾担任过的泰姆布部落的姆卫佐酋长一职,在曼德拉国葬期间的一些重要场合,他都是作为家族代表,与曼德拉的现任妻子格拉萨·马谢尔分坐在总统祖马的左右,在家族中的地位得到官方的充分认可。

本次研究获得了线粒体基因组测序结果。研究人员说,他们本以为将从中发现这种古人类与尼安德特人的渊源,因其骨骼特征与尼安德特人相似,并且后者曾在欧洲大陆和亚洲部分地区占统治地位。然而基因比对显示,这种古人类与西伯利亚地区古人类丹尼索瓦人更相似。

不过,门德拉在家族中却是“孤家寡人”,他的主要对手是比较强势的是他的姑姑、曼德拉的长女马卡兹维。门德拉曾将其父亲、伯父和死去的那位姑姑的尸骨偷偷迁到姆卫佐,想以此推动曼德拉逝世后也葬在他的出生地姆卫佐,从而以民俗旅游和吸引各国游客祭拜来赚钱。不过此举被马卡兹维与家族中的十多名成员联手阻挠,曼德拉最后也葬在他儿时生活过的库努村。

研究人员解释说,这个结果有可能说明,胡瑟裂谷古人类或许与尼安德特人及丹尼索瓦人都有血缘关系,而这将使欧洲古人类的家谱“更加混乱”。此前就有研究称,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可能曾发生过杂交。

马卡兹维等赤膊上阵、插手家族事务,也非出自公心。有知情者称,她的个人短期目标是要成为曼德拉家族新的族长,长远目标是得到曼德拉留下的巨额遗产。这些遗产目前在曼德拉信托基金的控制下,由曼德拉的好友兼律师毕佐斯(GeorgeBizos)负责打理。今年早些时候,马卡兹维和曼德拉的另外一名女儿泽娜尼曾将毕佐斯等人告上法庭,要求取得其父亲的财产支配权,并出售曼德拉手中的一些名画。

虽然这一结果提出的新问题比揭示的答案更多,但研究人员仍充满期待。因为此前针对古人类化石的基因测序一般局限于更新世晚期,而这是首次从更新世中期的化石中成功提取DNA并完成测序,使古人类基因研究范围扩大了约20万年,有助于进一步探索人类进化路径,使古人类图谱更加完善。

据上周英国的《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曼德拉的一位前顾问贾克斯·格威尔去年去他家里做客时,曾吃惊地听到曼德拉的两个女儿正在为曼德拉死后谁该分走哪件家具、谁该得到哪件厨房家电而争吵,她们根本就不管不顾曼德拉就坐在旁边。

而这将使欧洲古人类的家谱,他的长女与长孙因为葬礼安排、财产分配和家族地位等已然决裂。研究人员表示,他们下一步将对该地下洞穴出土的28具遗骨化石进行详细研究,从基因角度探索胡瑟裂谷古人类、尼安德特人及丹尼索瓦人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新华社记者
刘石磊 郭洋)

目前,家族中比较中立的是曼德拉的遗孀格拉萨,她曾是莫桑比克总统萨莫拉·马谢尔的遗孀,与曼德拉在1998年结婚后晚年厮守并无子嗣,立场比较超脱。她一直试图和毕佐斯说服双方不要让家丑外扬。曼德拉15日的葬礼本来是一个家族和好的契机,格拉萨呼吁家族成员暂时搁置争议,团结办好葬礼。不过,他们的努力却以失败告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