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报道,原国家电力公司原总经理、吉林省省长、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将是此次行动的一个关键目标。《财经》杂志在近期的文章中曝出了外逃澳大利亚的七名高级官员和国有企业总经理的名单。七名贪官涉嫌贪污财产总计10亿美元。

保阪正康还表示,包括高级参谋在内的日本职业军人到底是什么呢?英国虽说是阶级社会,但在守卫国家这一点上,王族和贵族都是义不容辞的;在可能会死于战争这一点上,大家都是平等的,因为战争是不分高低贵贱的。日本也有高松宫宣仁亲王(昭和天皇的弟弟)曾说过要在前线工作之类的事情。但在一位旧日军参谋长说过要让儿子上自己曾就读的陆军大学之后,其儿子在内的一期50名军人中最终只有4人死亡。精英分子是不会上前线的,而战争会被政府美化。

中国查处外逃贪官的行动得到了国外政府的支持。

日本曾陷入军事独裁不只是政治家的责任,国民也都曾赞誉和支持那样的军队(因此也有责任)。赢才是战争的目的,明知道输还要继续战争的想法,促成了特攻队的产生。有时候想起特攻队我会泪流不止,十分感伤,同时袭来的还有对旧日军的愤怒。特攻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试图美化它始终非常可怕的事情。目前安倍政权解禁集体自卫权,自卫队向海外派兵的可能性在增高,现在正需要充分检讨一下旧日军的罪行,否则特攻队那样的悲剧还可能会卷土重来的。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锋晨报》报道,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与中国警方将联手查没中国贪官在澳大利亚的非法资产。

日本历史教科书对这种行为的极端解释是日本年轻飞行员的自我牺牲源自对武士道和日本天皇是神的信仰。万岁或天皇万岁是他们的战斗口号。至今仍有人认为特攻队是特攻少年兵及学徒兵志愿组成的,但其实特攻队员是被强求志愿送死,年纪轻轻便要接受为祖国、家人,甚至是神的荣耀和家人的荣誉去送死的命运,因此即使心中有不愿意也必须默默接受。神风飞机多设备简陋但装有大量炸药,没有或仅有有限动力,由轰炸机挂载至敌舰近处抛出,无返航希望。若特攻机是普通战机,则只提供单程油料。某些资料还显示,特攻队员被绑缚于特攻机或战机上,不提供伞具,完全没有生还希望。

在接受费尔法克斯传媒的专访时,主管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亚洲事务部的长官布鲁斯
希尔确认,澳大利亚已经同意帮助中国引渡外逃澳大利亚的贪污官员,这些官员在澳的非法资产也将被查封。

日作家揭露神风特攻队阴暗一面:为日本的耻辱。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锋晨报》10月20日报道,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与中国警方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展开合作,联手查没中国贪官在澳大利亚的非法资产。这是双方史无前例的一次合作。

日本评论家保阪正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4日在回应澳大利亚新签证政策时曾表示,中国正进一步加大打击腐败力度,其中在海外的追逃追赃是这项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期,中国政府设立了相应机制,进一步加强这方面工作力度。我们愿与澳方加强追逃追赃合作,希望得到澳方的配合。贪污腐败分子在海外不应有容身之处。

保阪正康表示:曾经我在采访一位旧日军海军参谋时,得到了阅读二战期间的个人日记的机会。其中有些带着内部机密的字样的关于特攻队的记录,写有今天也有队员一边怒骂着日本海军那个混蛋,一边送死去了。那位旧日军海军参谋则告诉我,神风特攻队的军机在起飞后,无线通讯装置一直开着,所以在基地的人们都听到了特攻队队员临死前的怒吼。还有一些队员死前还喊着妈妈或者其恋人的名字。真正喊着大日本帝国万岁英勇赴死的反倒寥寥无几。但是现在这份通讯记录已经不见了,绝对是被军方秘密销毁了。特攻队队员竟然把旧日军的军神叫做混蛋,当局必定是要隐瞒这种事情的。

几周之内展开首次行动

高中时代时,我读了《听,海神的声音日本战死学生的手记》这本书,由此开始思考神风特攻队的事情。此后也多次对幸存的特攻队队员或者逝去队员的遗属进行了采访。以学生身份加入神风特攻队的上原良司(旧日军陆军大尉,1945年5月战死于冲绳)的妹妹,手中还留有记录着上原与朋友们间对话的日记本,其中显示,上原曾说过美军那些家伙在想什么呢,说不定正说着嘲笑我们今天日军的那些傻瓜也来了,专门来到这种地方送死真是愚蠢透顶啊的话。在采访完上原的妹妹之后,她的话语还久久在我心中回响:其实那些指挥官们虽然说了在特攻队队员们起飞后自己就会跟上,但其实一个跟着去送死的也没有,相信了那种话的哥哥如果知道了事实,不知会怎么想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