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在一战和二战期间的交战国,二战后德法两国的宿怨能否真正化解是事关欧洲和平的一大重要问题。而施密特和法国时任总统德斯坦的不懈努力,对德国和法国之间的合作起到了引领性的重要作用,而德法这两个西欧最强大的国家在政策上的趋近,也使得欧洲大陆的一体化进行有了启动的基础。

嫌疑人信息

11月10日,在德国北部城市汉堡,当地民众在前总理施密特住所前哀悼。
图片来自新华网

延伸阅读:法国恐怖袭击事件:中国女生腹部中枪送医巴黎遭遇恐怖袭击
福建39名游客安全未受影响巴黎恐怖袭击事件遇难者中尚未发现有中国公民法国发生连环恐怖袭击
巴黎和平标志在网络疯传(图)巴黎恐怖袭击视频:实拍现场多人倒地 惨不忍睹

北京时间11月10日,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因病在家乡汉堡去世,享年96岁。对这位卸任西德总理已经三十多年的老人,大多数读者如果不查资料很难对其有一个完整的印象。这位被德国媒体称作世纪领航员的杰出政治家,究竟在哪些方面让一代又一代的欧洲国家领导人心悦诚服呢?

截图

印象2:经济学硕士出身的救火专家

法国警方刚刚在推特上公布了一个周五晚间恐怖袭击事件的嫌疑人头像,名字为Abdeslam
Salah,并表示此人危险,如有发现者请直接拨打197。

印象3:强力推动欧洲一体化的先行智者

在这一点上,他和另一位被公认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有着相同之处,两人在分析中国发展时都主张不应该从中国领导者个人角度去观察中国的变化,因为中国关键的决策都是在领导集体协商一致基础上作出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新变化都将是渐进的。

在此期间施密特还有一段特殊经历:1944年8月,由于纳粹德国的人民法庭准备对参加刺杀希特勒行动成员进行大审判时人手不足,施密特也被要求作为书记员参加了这次审判。而出于对审判中种种丑行的不满,他向上级提出放弃这个闲差回到学校继续教学,并得到了批准。施密特战后承认,这段经历使他对纳粹更加厌恶。

值得注意的是,在施密特主导下,德国甘愿让法国居于欧洲政治领导地位。施密特曾这样分析当时两国角色分配:鉴于敏感的声誉问题,德国无论如何不得以欧共体领袖国的面目出现,而必须处处让巴黎走在前面。也就是法国充当政治与文化领袖,德国以其经济实力成为背后的欧洲发动机。这种角色的搭配不仅符合两国当时的利益需求,而且也是实现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这次先斩后奏可谓一举三得,首先对政府来说,军队果断的救灾行动减小了损失,也就没人管宪法的事儿了;对军队来说,向国内国际社会证明了和平时期其也应当拥有足够地位的必要性,对国外来说,看到了重生的西德军队在从事人道主义任务时的出色发挥,降低了戒备心理。因此,1969年由施密特出任勃兰特政府的国防部长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1944年12月阿登反击战之前,施密特被作为骨干力量派往前线加强一线部队,在战役中获得了二级铁十字勋章并晋升为中尉。1945年4月在吕纳堡防御战失败后他被英军俘虏,但很快就在同年8月被释放。

和另两位德国前总理一道,施密特近年来不断接受电视采访、做报告为中国正名,不惜为此受到德国部分习惯于妖魔化中国的本地媒体的批评。

施密特的妻子Loki是他在政坛之外生活的绝对重心。 图片来自网络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资料照片。 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