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世界顶尖残骸搜索专家戴维·默恩斯认为,马航MH370客机的搜救人员已经确定其坠毁地点,将黑匣子打捞上来是必然的。

不仅富豪们自己的生意直接受牵制,个人财富大幅缩水,制裁本身还如同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令与他们有关的上市公司的股票都遭遇抛售。

默恩斯认为,官员是出于谨慎,他们正等待“蓝鳍金枪鱼”自主水下航行器带回飞机残骸照片。

罗登伯格兄弟在伦敦上市的基建公司的股价原本已因为乌克兰危机跌跌不休,被美国人公开“制裁”了之后,股价更是难止跌势。

“蓝鳍金枪鱼”自主水下航行器整装待发。

上周四(20日),美国宣布扩大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名单。之前第一批制裁名单大都是俄罗斯官员,第二批则加入了商人。这些人多少都与普京有所牵连,有的甚至私交甚好。欧盟公布的制裁名单中也是包括诸多俄罗斯以及乌克兰高级官员,例如,俄罗斯国家新闻通讯社俄新社社长基塞尔约夫(Dmitry
Kiselyov)也名列在内。

打捞专家默恩斯称马航MH370客机坠毁地点位置确认。(图片来源:澳大利亚媒体)

俄罗斯议院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潘特列夫(Oleg
Panteleev)就将目前所谓“禁游令”和资产冻结形容为“管得太宽”。他公开表示:这些制裁并没有对他个人带来影响,因为“出国是为了工作,度假的话,都在俄罗斯”。他十分纳闷,自己虽然支持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但那是“自由言论”,不应该因此受到惩罚。

相关新闻:MH370搜寻费用是多少?各国搜寻总合已达3.1亿元

对于一些热衷于在巴黎,伦敦或是纽约买房和消遣的俄罗斯富人,欧美的“禁游令”的确会让他们过一阵不舒坦的日子,他们既不能赴欧美度假,还要为自己在欧美的房产被冻结而担惊受怕。可他们毕竟是少数派,算不得俄罗斯的根基。有专家分析:目前的“制裁”至多是外交层面的象征意义,实际效果有限。

默恩斯是一名美国人,曾在2008年发现了二战期间沉没于印度洋的澳大利亚战舰“悉尼”号(HMASSydney)残骸,并在2011年在大西洋协助找到了法航447航班的残骸。(记者
严玉洁)

BBC讥讽评欧美对俄罗斯个人发起制裁是“在(俄罗斯)的尾巴上蛰了一下”。欧洲多家智库综合欧美和俄罗斯各自手中的砝码,大胆推测眼下欧美对俄罗斯眼下的制裁不过是某种外交姿态,对俄实施全面经济制裁几乎没有可能。即使如此,制裁可能引发俄罗斯经济萎缩,继而可能影响整个欧洲。

马航MH370失联客机大致位置确认 范围等于中型城市

富时集团(FTSE)保险和咨询公司JLT则担心现有的一些对俄罗斯银行Rossiya的制裁会影响到欧洲一些银行的货币交易,例如一些信用欠款或是贷款之类。尤其是现在欧洲银行还十分脆弱,一朝不慎恐怕会影响到欧洲企业。

蓝水打捞公司(BlueWaterRecoveries)负责人默恩斯15日告诉美国广播公司,他确信探测到的4次脉冲信号来自失联客机的黑匣子。

“在(俄罗斯)的尾巴上蛰了一下”。

“我认为实际上他们已经发现了残骸地点。虽然政府尚未宣布,但如果有人问我‘从技术层面看,他们是否有充分的信息那样说?’我会明确回答说‘是’。他们曾4次检测到良好的信号,都在正确的噪声频谱范围内,不可能来自其他东西。”

制裁俄罗斯吓坏了谁?

俄罗斯经济部副部长AndreiKlepach本周透露:投资人担忧欧美国家的严厉制裁,大笔资金正快速抽离。仅第一季度,抽离俄罗斯的资本总量估计最终将接近700亿美元—超过该国2013年全年630亿美元资金外流量。德国已开始撤回其在俄罗斯下属事业单位的累计盈余。多方作用,曾为金砖四国的俄罗斯去年GDP增长率仅为1.3%,今年的经济有可能陷入停滞。

拉黑个人拉惨了股市

相较于欧洲,美国也没走太远,只是制裁依然略微严厉一些。虽然只针对个人,但他们瞄准的目标中,连那些有意向到美国投资的人也不放过。

欧盟上周先是宣布对俄罗斯和乌克兰21位权贵人士实施资产冻结和出入境限制,即“禁游令”;当时美国政府则公布了11个被制裁的个人。之后,当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经联邦议会批准的克里米亚入俄条约,欧盟和美国都拉长了制裁个人的“黑名单”,但制裁的内容不变。

20位被新添入美国版黑名单的富豪中,有掌管俄罗斯Rossiya银行的俄罗斯银行家卡瓦尔钦科(Yuri
Kovalchuk);石油和大宗贸易交易商吉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以及大型基建公司Mostotrest掌门人,亿万富翁罗登伯格兄弟:阿卡迪-罗登伯格和鲍里斯-罗登伯格。这二位同时也是普京一起练柔道的好友。这些人有自己的生意,还都或多或少持有一些欧美上市公司的股票。

众所周知,欧洲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有严重依赖,例如,欧盟25%的天然气就来自俄罗斯。整个冬天,英国或是德国部分家庭室内取暖所用的天然气都来自俄罗斯。凭借俄罗斯的强硬个性,此时也不排除其关闭通往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这将如同2009年的情景再现,只是当年的是由是付款纠纷。

相比而言,即使受到制裁,俄罗斯那些榜上有名的权贵人士并没有松口的迹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